迷信鬼上身 男子和弟弟在“半仙”指挥下将妻子殴打致死

海原广播电视网综合 刘勇2019-05-06 15:25
浏览

  河北“半仙命案”一审第二次开庭,“半仙”辩护人作无罪辩护

  5月5日,备受关注的河北沧州市盐山县“半仙命案”在该县人民法院进行第二次开庭审理。此次审理历时6个余小时,审判长未当庭作出宣判。

  澎湃新闻()此前报道,盐山县女子胡瑞娟被丈夫陈春龙带至当地一“半仙”家中“看病”,被“半仙”赵清江诊断为“蛇仙附体”。为将胡瑞娟的“病”治好,陈春龙及其亲弟弟陈金来按照赵清江的要求,用皮鞭抽打胡瑞娟致其死亡。

  庭审中,赵清江拒绝认罪,其辩护人为其作了无罪辩护。陈春龙及陈金来的辩护人则认为,陈春龙兄弟俩不构成故意伤害罪,他们的行为符合“利用迷信蒙骗他人,致人死亡”的情节。

 

  胡瑞娟家属委托的代理人表示,本案应由沧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管辖,不应当由盐山县法院管辖。此外,三名被告应依法予以严惩。

  “半仙”支招,女子遭丈夫和小叔子殴打致死

  胡瑞娟的弟弟胡连军告诉澎湃新闻,因为胡瑞娟的一儿一女肠胃不好,陈春龙便带着一家人找到了赵清江。

  赵清江是当地有名的“半仙”,有信众出资数万元,在赵清江的屋后修建了庙宇佛堂。他的名片上,一面印着一幅八卦图、姓名、地址和电话,一面印着“专看各种疑难杂症、外灾、阴阳宅”的广告语。

  赵清江名片的正反面。受访者供图而实际上,赵清江连自己名片上的字都不认识。盐山县人民检察院作出的盐检公诉刑诉〔 2018 〕166号起诉书显示,出生于1955年的赵清江是个文盲。2001年8月,赵清江因犯寻衅滋事罪、私藏枪支罪被盐山县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二年零六个月,2003年1月刑满释放。

  “我们一家是盐山小营乡的,赵清江是(盐山县边务乡)小南马村的,陈春龙是(沧州市)海兴县的。不知道陈春龙怎么找到的他。”胡连军说,2017年11月18日,陈春龙带着妻子和儿女找到赵清江。赵清江称,小孩身体不好,根源在胡瑞娟。胡瑞娟被“蛇仙”附体,染上了“虚病”。

  前述起诉书记载,赵清江看病时用手捏住胡瑞娟的脖子后面,并用斧子拍打胡瑞娟的双腿和背部。

  此后的9天时间里,胡瑞娟一家四口都被留在盐山“治病”。起诉书称,11月27日凌晨0时许,陈春龙用腰带将胡瑞娟的胳膊绑在前面,用手抓着胡瑞娟的头发,陈金来手拿三角带,一起从盐山县眀杰宾馆驾车来到赵清江家中。陈春龙按照赵清江的要求,在赵清江家用三角带和木棍自制了皮鞭,后用皮鞭多次抽打胡瑞娟后背、腿部为其“治病”,抽打期间,陈金来抱住胡瑞娟防止其挣扎。当天16时左右,胡瑞娟死亡,遇害时只有33岁。

  小叔子扔掉作案工具后报警

  起诉书显示,胡瑞娟死亡次日,陈春龙和陈金来涉嫌故意伤害罪被盐山警方刑事拘留;胡瑞娟死亡第三天,赵清江因涉嫌故意伤害罪被盐山警方监视居住。

  澎湃新闻了解到,该案曾于2月27日进行首次开庭审理。审理过程中,赵清江称自己有病,无法继续。5月5日,该案继续在盐山县人民法院开庭审理。

  法庭上,赵清江坐着轮椅,穿一身浅灰色的休闲装,脚上穿着一双棉拖鞋。庭审的大部分时间,他都是低着头,只有审判长问话时,才操着方言回应几句。

  陈春龙和陈金来没有穿着“号服”,戴着手铐脚镣。与赵清江一样,两人出庭的大部分时间都是低着头、抱着脑袋,情绪也比较缓和。只有在赵清江的辩护人指责其不念夫妻感情下狠手时,陈春龙才回怼了一句:“你放屁”。

  庭审中,法庭播放了由公安机关依法调取、本案公诉人刻录的监控视频证据。眀杰宾馆的监控显示,胡瑞娟是被丈夫捆绑住双手和双臂、揪着头发上车前往赵清江家里的。

  陈春龙在庭审中承认,他在此前的陈述中撒了谎,不是他打电话报的警。

  公诉人当庭出示的证据显示,当日的报警电话于17时左右拨出,来自尾号7390的手机号码。此时距离胡瑞娟死亡已过去约一个小时。陈金来称,该手机号码是他的,是他打的120和110。在报警之前,陈金来将作案使用的皮鞭扔到赵清江家旁的水沟里,这条皮鞭后被警方找到。不过,该案中另一个物证——赵清江给胡瑞娟看病时使用的斧子,没有被公安机关找到。

  三名被告均否认犯了故意伤害罪

  起诉书显示,盐山县人民检察院认为,赵清江、陈春龙、陈金来故意伤害他人身体,致一人死亡,其行为触犯了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》第二百三十四条,犯罪事实清楚,证据确实、充分,应当以故意伤害罪追究其刑事责任。陈金来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,系从犯,应当从轻或者减轻处罚。

  三名被告人及其辩护人在庭审中均否认他们犯了故意伤害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