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国欲组“护航联盟”施压伊朗 盟友并不积极

海原广播电视网综合 刘勇2019-07-17 12:12
浏览

  美国欲组“护航联盟”施压伊朗 盟友并不积极

  虽然美国政府高层多次透露华盛顿准备无条件地与德黑兰谈判,但事实上,增加波斯湾军事存在的行动却从未停止过。白宫提名的下一任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、现任美国陆军参谋长马克·米利上将日前表示,美国将与盟友组建旨在维护海湾地区航行安全的“护航联盟”。希望地区局势降温的美国盟友却纷纷表态称,挽救濒临存续危机的伊核协议才是当务之急。

  美国拉盟友组建“护航联盟”继续施压伊朗

  根据美国陆军参谋长马克·米利上将7月11日披露的消息,美国眼下正在与其军事盟友商讨,在未来几周内联合组建一个旨在维护海湾地区航行安全的“护航军事联盟”,通过在霍尔木兹海峡与曼德海峡执行巡航行动,确保行经该地区水域的盟国船只的航行自由与安全。

 

  按照美国军方的设想,这个所谓的“护航联盟”,是以美军为首、以海湾国家为主要成员、以地区军事盟友为辅的“武力护航联盟”,美军将扮演指挥、监督角色,盟国海军则需承担巡逻与护航工作。

  表面上看,美国组建“护航联盟”是为了保障船只从霍尔木兹海峡到曼德海峡间的航行安全,但实际上,早在2004年,美国、欧洲与海湾国家海上联合部队就已组建了第152联合特遣舰队,专司海湾地区海上航行安全巡逻,目前该机制仍在运行之中,若只是为了“护航”,美国及其盟友似乎并无必要再重复组建一个“护航联盟”。

  对此,美国智库战略与预算评估中心高级研究员布莱恩·克拉克解读说,美国军方老调重弹,更多是出于政治目的。也有国际军事专家分析说,美国军方此时之所以提议组建“护航联盟”,很可能只是为了回应特朗普总统意思的一个折中方案——一方面,特朗普总统想渲染伊朗威胁、挤压伊朗活动;另一方面,他又不愿真正动用军事打击手段。从设置意图来看,“护航联盟” 的头等要务并非“护航”,而是对伊朗在霍尔木兹海峡的军事行动进行最大限度的牵制和威慑。

  这似乎是“海湾北约”的翻版。去年9月,美国提出“中东战略联盟”的集体安全协议,把海湾合作委员会的6个国家和埃及、约旦拉入其中,以“海湾北约”之名对抗伊朗。但是,上述国家虽同为美国的军事盟友,但内部纷争不断,“海湾北约”提出近一年之后仍停留在纸面上。近来海湾地区频频出现油轮遇袭等突发事件,为美国落实这一战略意图创造了机会。

  今年5月,4艘油轮在阿曼湾遇袭;6月中旬又有两艘油轮在海湾地区遇袭;6月20日,美军“全球鹰”无人机被伊朗军方击落;7月10日,一艘英国油轮在波斯湾附近海域遭多艘伊朗海军快艇拦截,意图迫使其改变航向停泊在伊朗附近水域,但遭护航的英国护卫舰驱散……对于这一系列事件,美国都在第一时间指责伊朗,借机渲染伊朗威胁,将伊朗“塑造”为中东地区的最大安全威胁,激起海湾国家和以色列等地区盟友的安全焦虑,为“海湾北约”计划落地创造可能性。

  组建“护航联盟”还只停留在口头层面

  对于美国有意借组建“护航军事联盟”进一步升级伊朗危机的意图,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问题专家孙成昊在接受中国青年报·中国青年网记者采访时指出,鉴于不少国家希望地区局势降温,真正有意派兵参加“护航联盟”的国家应该很有限。美国的这一设想,恐难按其军方的计划在数周内组建。至少在目前,这一“联盟”还只停留在口头层面。

  孙成昊分析说,“护航联盟”短期内难以组建,与其背后的复杂性密切相关。首先,从霍尔木兹海峡到曼德海峡这一段水域异常复杂、敏感,暂且不提联军巡航,即便是一个细微的举动,都有可能诱发“擦枪走火”,促使美伊军事对峙进一步升级。这是美国的地区盟友所不愿看到的。因而,需要在保护航运安全与维护地区和平之间作出平衡。

  其次,护航的复杂性远超外界设想。孙成昊表示,从护航本身来看,一系列具体问题都未明确,比如护航“护”的是哪些类别的船只,美国军舰在什么情况下可以出手,伊朗船只靠近时应如何回应,如何应对突发状况等,都需要考量。从美国内部来看,护航也将可能引发美国国会内部的巨大争议。“组建‘护航联盟’,决不是把军舰派到霍尔木兹海峡那么简单,牵涉其中的政治、军事、安全复杂性不能被错估。”孙成昊说。

  在孙成昊看来,纵然“护航联盟”有一天组建起来,应该也只是一个“有限的联盟”。他分析说,一直反对伊朗、视伊朗为安全威胁的海湾国家,可能会为此提供一些支持,但规模将很有限;美国的北约盟友参与其中的可能性则非常小,“像英国、法国、德国这样的伊核协议签署国,派军舰直接参与护航的可能性几乎可以排除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