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B超神探”贾立群:接诊30万名患儿 缝兜拒收红包

海原广播电视网综合 刘勇2019-08-02 12:34
浏览

  “B超神探”贾立群:确诊7万多疑难病例

  儿童超声领域的拓荒者接诊30万名患儿,挽救超2000名重症患儿;拒收红包被称为“缝兜大夫”

“B超神探”贾立群:接诊30万名患儿 缝兜拒收红包

图为贾立群正在给一位患儿做检查。资料图片/新京报记者 浦峰 摄

  狭长的医院走廊,贾立群左手拿着资料夹,穿梭医患之间。为拒收患儿家长红包,他把口袋缝了起来,人称“缝兜大夫”。

  一名家长叫住了他,“医生,今天能做贾立群B超吗?”不知从何时起,每张疑难病症单上,都被推荐的医生写上了“贾立群B超”,他的名声因此远扬,全国患儿家长慕名而至。

  “接诊患儿30多万名,确诊7万多例疑难病例,挽救2000多个急重症患儿的生命”,这是官方语系里,对贾立群从事B超检查30余年的概括。

  贾立群是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儿童医院超声科的名誉主任,也是我国儿童超声领域的拓荒者,被称“B超神探”。

  勤奋锤炼B超诊断技术

  1974年,贾立群还是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里的一名普通青年。几个月后,命运轨迹转变,一心想成为无线电工程师的他,被推荐读大学,专业是从未接触过的医学。

  “也就是从那时起,我的梦想变成了当一名好医生”,贾立群相信,只要努力,无论做什么,总能干出名堂来。

  进入北京第二医学院后,他是同学里每天学习到最晚的人之一。为学好解剖,他把人的头颅骨借到宿舍,抱着反复琢磨,很多次,不知不觉就睡着,一睁眼,他被吓了一跳,“那个颅骨正和我躺在同一个枕头上。”

  1977年,儿科毕业后,贾立群被分配到放射科。参加工作不久,他如万千踏出学校的青年一样,迷茫、惶恐,专业方向不符,“在这儿,能干出什么来?”

  一天,科里突然通知他去查房,他抱怨:“我一个放射科医生查什么房!”到了病房,他才知道,院长诸福棠院士亲自带着他们几个不同科室的年轻医生,一起查房。

  诸福棠院士是中国现代儿科学的奠基人,见到诸福棠一边询问孩子病情,一边查看检验结果,还不时考查他们对X光片上病变的诊断。“专注、一丝不苟,让我懂得了,只要为了孩子恢复健康,每个岗位都很重要,都该倾尽职责”,贾立群回忆。

  “贾立群牌B超”

  1988年,医院新添了第一台B超机,贾立群被抽调去组建B超室。当时,儿科B超在国内几近空白。

  那时,贾立群连B超机长什么样儿都不知道,一切只能从头学起。他常会在休息时间,到手术室看手术,还把手术中切下来的标本拍成照片,晚上回到家,对照B超图像研析。

  在B超机前,贾立群一干就是30年。他通过在自己身上反复试验,在回声高低、液体清浊、血流性质和流速、脏器大小和形态中,摸索出了儿童超声图像的特点规律,成为我国儿童超声领域的拓荒者。

  多年来,由于他的诊断比较准确,每当碰到疑难病例时,医生们都会在B超单上写上“贾立群B超”。做完了,有家长用手指着B超机问:“大夫,您做的是‘贾立群牌B超’吗?”

  贾立群会笑着解释:“这台机器加上我,就可以叫‘贾立群牌B超’了。”这个误会,让他感到温暖和信任。久而久之,很多家长千里迢迢带孩子来,专门点名做“贾立群牌B超”。

  2008年2月,贾立群连续检查出几十例“肾结石”患儿,他和临床医生敏锐地发现,这些孩子均有三鹿奶粉喂养史,遂报告上级。同年9月,“三鹿奶粉事件”曝光。贾立群凭借对这类患儿超声检查经验,短短3小时内,制定了“毒奶粉肾结石”全国诊断标准。

  被缝死的口袋

  一天,一名重度肝肿大患儿被医院收治。贾立群拿过信息表:年龄2个月,肝上布满小结节,外院诊断显示:良性肝脏血管瘤,经久治疗,不见好。

  贾立群当即判断,孩子病症有两种可能,一是良性肝脏血管瘤,另外可能是恶性肿瘤肝转移。要命的是,两种病在B超图像上,几乎没有区别,唯一不同点是,恶性肿瘤肝转移,会有个原发瘤。

  贾立群拿着探头,一遍遍在患儿腹部划过,终于,在无数小结节中,发现黄豆大小的小结节。他意识到,这就是元凶:左侧肾上腺神经母细胞瘤,肝转移。

  最后的手术和病理结果证实了他的诊断:这是一种恶性但可以治愈的肿瘤,及时治疗,可以挽救孩子的性命。